亚洲:EMBA名牌高校混战浙江老总培训市场遭质疑

发布时间:

2020-08-25

作者:

亚洲体育赌场

已浏览:

127

眼下,清华、北大、人大、南开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下江南”,上海交大、复旦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西进”,暨南大学、厦门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北上”,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武汉大学、华中科技大学,以及西安交通大学等“985”、“211”高校纷纷“东征”。浙江企业老总培训市场随即狼烟四起。

EMBA与企业总裁培训原本是一个精英培训,学员选择培训机构具有很强的地域性,但省外高校纷纷采用非常规手段开辟培训“飞地”后,浙江市场乱象频出:培训品牌繁多,机构林立,“炒家”横行,代理招生、高额回扣、贴牌办学,学费从几万元“跳楼价”到50万元“天价”等等。

其中一所大学就宣传,其浙江EMBA班学员中,中国500强企业、中国民营500强企业、中国建筑百强企业、浙江百强企业、司法部“全国优秀律师事务所”的主要负责人超过50人;省级、市级银行副行长级别以上的学员40余人。

浙大EMBA教育中心招生部主任卢艳峰透露,作为本土EMBA与总裁培训的“主力军”,网络上经常出现把他们培训网站改头换面的“山寨版”,以及“不读浙大EMBA,就读某某大学EMBA”,“浙大第一,某某大学第二”,“招生人数仅次于浙大”等标榜自己的宣传语混淆视听,以便在招生过程中争抢生源。

他们聘请几名业务员,一人一部电话就开始“搭台”唱戏。业务员不知道通讯录上哪些是企业老总,哪些是办班高校的领导与培训老师,按图索骥地逐个打电话。一些知名大学管理学院、商学院院长告诉记者,他们也经常接到去读“EMBA班或总裁班”的营销电话,真是哭笑不得。

蔡骅先生收集了浙江市场上百份EMBA或企业总裁培训班的招生简章。他对比发现,A大学写着:授课名师北大李某某教授,清华刘某某教授,中国社科院张某某教授;B高校就把中国社科院张某某教授放在第一位,其他一字不改。

在浙各机构EMBA与企业总裁培训班师资如出一辙,说白了就是“这几拨儿人”在玩转江湖。今天在北大办的班上讲,明天到清华班,后天则是复旦班。行业内把他们称为“应召女郎”,“谁出钱就待见谁、谁出的钱多就第一个待见谁,随叫随到,一手交钱一手讲课”,对培训机构没有半点忠诚度与归属感。

一业内人士分析,这类总裁培训缺乏自成一体的师资课程与教研体系,完全是高校第三产业的赚钱工具。老师是“雇佣军”,没有严密的教学规划,一年四季挂着“985”、“211”高校客座教授头衔“满天飞”,五六十堂课讲下来还是老调重弹,没有什么新鲜货。

“EMBA与企业总裁培训中超过一半的老师过于注重语言与行为的包装,对企业老总的素质提升没有多大益处。”一位在浙江市场举办EMBA班的负责人认为,整个讲课现场就是一场“表演秀”,现场氛围活跃,老总听课轻松,但回去后发现并没有多大实用性。

据知情者说,以前在报纸杂志上随便登个招生广告,或者邮寄一份录取通知书,各培训机构就门庭若市。如今EMBA与企业总裁培训班的营销成本与中介招生佣金占到学费的百分之二三十,培训老师一开口就是两三万元讲课费,高者甚至达到每天十五六万元。

“30名学员”是EMBA与总裁培训班的盈亏线,低于这个标准数就是亏本甚至无法开班,只有达到50人规模时才有适当的利润。潘院长与蔡骅副会长观点不谋而合,“企业老总培训市场进入‘拐点’,在微利时代培训机构及其模式不进行转型突围,就会走向消亡”。

大家不约而同地感受到EMBA与企业总裁培训班的生源素质“一届不如一届”,“含金量”大幅度缩水。因浙江企业一把手“扫盲”培训运动早已结束,该上EMBA班的都上过了,现在学员主要集中在“富二代”,甚至民营企业老总家属,公司副总、职业经理人等。再加上受国际金融风暴影响,浙江不少外向型企业都压缩了培训经费。

浙江大学管理学院EMBA教育中心主任范晓屏说,企业老总培训市场确实有点乱,“同一所大学也有不同的机构在争夺这块蛋糕”,让企业老总无所适从,究竟选择谁?他建议浙大的培训机构必须注明是哪个学院主办,“不能都打浙大牌”。

EMBA与企业总裁培训要当做一门教育事业来做,不能沦落为一桩“买卖”。范晓屏教授说:表面上高校得到蝇头小利,丧失的是百年老店品牌与信誉。“985”、“211”大学在收取EMBA与企业总裁培训班的合法收益时,更要勇于承担一份社会责任,整顿市场,规范办学机构与行为,回归到企业老总教育培训的真正轨道上来。